:西周初期,作为东夷部族一支的江国远离东夷的中心地带,没有受反周军事行动所波及,在成王、周公平定东夷叛乱之后,为了安抚夷人,江、黄两部族同时受封于淮河上游为子爵侯国。古江国的属地当在今河南正阳县南部、信阳市平桥区东北部和罗山县北部一带,跨淮河南北,以淮北为主,都城位于淮河北岸。在楚人相继灭亡汉水流域和淮河上中游的诸侯国时,因江国之君与楚国有着姻亲关系,所以得以保全。楚成王死后,楚穆王于公元前623年亡江。

关 键 词:江国;嬴姓;安阳;江城;江国青铜器

 

江国的族源与黄国、徐国相同,他们都是伯益之后,同为嬴姓。据司马迁《史记》所记:“秦之先为嬴姓。其后分封,以国为姓,有徐氏、郯氏、莒氏、终黎氏、运奄氏、菟裘氏、将梁氏、黄氏、江氏、修鱼氏、白冥氏、蜚廉氏、秦氏。”[1](117-150)《世本》也说:“江、黄皆嬴姓国。……淮夷,嬴姓。……徐、奄皆嬴姓。”[2](4748)嬴姓诸氏族最初的活动地当今天的山东地区,至夏、商时,形成了庞大的氏族集团,它与东方其它部族结合,先秦时代统称之为“东夷”。《后汉书》卷八十五“东夷列传”载:“夷有九种,曰畎夷、于夷、方夷、黄夷、白夷、赤夷、玄夷、风夷、阳夷。[3]815在夏、商两朝的军事打击下,东夷诸部落为了生存,不断向南迁移至淮河流域,然后缘淮河西上,进入江苏、安徽,黄国和江国甚至迁移至淮河上游的河南境内。黄国当为九夷中的黄夷,而江国之祖也当为势力较为强大的九夷中的一支,它到底属于哪一支,由于史料之缺乏,已不可考。

当西周初期,东夷发动叛乱时,江夷远离东夷的中心地带,没有受到反周的军事行动波及,所以在成王、周公平定叛乱之后,为了安抚夷人,江、黄两部族同时受封于淮河上游为子爵侯国。

 

一、关于江国的地望

 

《汉书·朱严吾丘主父徐严终王贾传》贾捐之云:“武丁、成王,殷,周之大仁也,然地东不过江、黄,西不过氐、羌,南不过蛮荆,北不过朔方。”[4]2976“东不过江、黄”主要指的是商王朝和西周初期对东南部的实际控制区域。江、黄二国同为嬴姓国家,黄国在今信阳潢川县境,那么江国就近邻黄国。《汉书·地理志上》“汝南郡”条下云:“安阳,侯国。莽曰均夏。”颜师古注曰:“故江国,今江亭是。”[4]1562-1563杜预《春秋》注云:“江国在汝南安阳县。”[5]1237

对于安阳古城的确切位置说法多有差异,《史记·五帝本纪》“青阳降居江水”条下《正义》引《括地志》记载:“安阳故城在豫州新息县西南八十里。应劭云古江国也。《地理志》亦云安阳古江国也。”[1]8。明末清初人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五十·河南五·“汝宁府”“真阳县”、“江城县”条较为详细地叙述了真阳县的沿革和安阳、江城的位置:“真阳县,府南百二十里。南至信阳州罗山县百十五里。汉置滇阳县,属汝南郡。……安阳城在县东,与光州息县接界。信阳北出之道也。杜预曰:安阳,本春秋时江国。汉置安阳县,属汝南郡。文帝封淮南厉王子勃为侯邑。后汉仍曰安阳县。晋改为南安阳,以河北有安阳也。刘宋仍曰安阳县。北魏仍属汝南郡,后属义阳郡,又置安阳郡,属郢州。……隋废入真阳。《括地志》:安阳故城在新息西南八十里。……江城在县东南。春秋时江国也。《左传》文四年,楚灭江。应劭曰:安阳有江亭。”[6]2362-2363顾栋高《春秋大事表》六《列国地形犬牙相结》“江国”条,认为安阳在正阳县东南。《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安阳县”条载:“汉置,为侯国。晋改曰南安阳。南朝宋复曰安阳。随省。唐复置,后废。故城在今河南正阳县西南。”[7]309

从以上记载来看,对于汉代安阳故城的位置主要有正阳东、东南和西南等三种不同的说法。而宋人郑樵的《通志·氏族略》载:“江氏,旧云汝南安阳县江亭。按此在信阳县之东南,新息县之西,安阳故城是也。嬴姓之国,颛帝玄孙伯益之后也。文四年,楚灭之,子孙以国为氏。”[8]64郑氏所云安阳故城在“新息县之西”与前记基本相同,但说其在信阳县之东南却大有出入。唐设申州,治所在今信阳市浉河区,在宋初改义阳军、信阳军,治所不变,辖信阳、罗山2县,信阳县域与今天的信阳市浉河区、平桥区相当。按此,位于正阳、罗山之交的安阳故城当在宋代信阳县的东北,而非东南方位。

今天考古界在正阳县(真阳县)东南与息县接壤处的大林乡涂店发现商周古城址,这个城址被确定为古江国都城。遗址范围东至涂家大坟,西至涂楼,北至冯庄,南至涂店集南沿;东西长2公里,南北宽1.2公里,总面积2.4平方公里。淮河从城南一公里处流过,城西南有新石器时代的“卧牛堆文化遗址”,城东堰水环绕,入淮处,两岸高耸,地势险拨,古称“凤凰台”,俗称“烽火台”。在古城遗址内,曾出土有商、周时代生活用陶器残片。城址西北又有一遗址,呈圆堆状土堆,高8米,面积为2000平方米,被认为是为古江亭遗址,曾是江国国君游乐、纳凉的地方2000年被河南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今天在正阳县大林乡江湾、江庄、小江庄和周边的正阳县兰青乡江店、罗山县子路乡江老坟山等地集居着江氏后裔。

而这个考古结论从古代典籍所记载的江国古城位置来看,让人怀疑者有三:

其一,南北朝时的地理学家郦道元在其《水经注》卷三十“淮水”条中记载:“淮水又东径安阳县故城南,江国也。嬴姓矣。今其地有江亭。《春秋》文公四年,楚人灭江,秦伯降服出次,曰:同盟灭,虽不能救,敢不矜乎?汉乃县之。文帝八年,封淮南厉王子刘勃为侯国。王莽之均夏也。淮水又东,得浉水口。”[9]447从《水经注》来看,安阳故城即江国故都,其位置在浉水入淮处西部。浉水,今称浉河,源于今信阳市西南部,由西向东流经信阳市区,又向北经罗山县入淮,入淮口在大林乡以西。其名称与流向古今未变。今天所发现的位于大林乡东北部的涂店遗址,偏远于浉河入淮口以东,如果郦道元所记属实,涂店遗址当不会是古书所记的江国都城址,也不是古安阳城址。

其二,按《括地志》载:“安阳故城在豫州新息县西南八十里。应劭云古江国也。”[1]8。涂店位置在今天正阳与息县交界处,距离古新息县界不过数里,距新息县城(今息县县城)也不过60里左右,绝对不到80里。与《括地志》所记不合。

其三,如果这个所谓的安阳故城就是江国都城,且在今天的大林乡涂店,那么它就紧靠古息国的国界,也应是古江国的东界。从古代方国设置情况来看,很少有把都城设在自己国家边界的,且距另一个诸侯国的都城是如此的近。

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说:“真阳县,府南百二十里。……安阳城在县东,与光州息县接界。……江城在县东南。春秋时江国也。《左传》文四年,楚灭江。应劭曰:安阳有江亭。”[6]2362-2363从顾氏所记能够看出,顾氏认为安阳故城与江城并非一个地方,一在县东,一在县东南。且在县东南的江城才是被楚所灭的江国的都城。

如果今天考古发现的涂店遗址不是江国故城,那么它究竟在哪里呢?综合《水经注》安阳故城处于浉水口之西、《括地志》“安阳故城在豫州新息县西南八十里”的记载,我们认为,古江国故城应当在今天正阳县城南部的陡沟镇附近。《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所载“故城在今河南正阳县西南”之说当是正确的。大概后来随着行政区划的变化和古城的迁移,原来陡沟附近的安阳故城东迁,才有后来的各种不同的说法。

综合史料记载,我们可以认定古江国的属地当在今河南正阳县南部、信阳市平桥区东北部和罗山县北部一带,跨淮河南北,以淮北为主,都城位于淮河北岸。在它的周边分布着许多中小诸侯国:西临道国(在今河南确山县),东连息国(在今河南息县),北接蔡国(在今河南上蔡县),南近樊国(在今河南信阳市阳平桥区)。

 

二、江国历史考述

 

江国封地的主体虽然在淮河北岸,已进入中原,但是却被蔡、息、道等姬姓国家所包围。对于周王朝来说,它毕竟是“异类”,所以在诸多的方国中,它是没有地位的。也正因如此,在西周时代和春秋前期,中原诸侯的军国大事和诸侯间的交流,江国很少参与,《国语》、《春秋》、《左传》等史书对江国的记载也十分少。直到鲁僖公二年(前658年)江国才首次出现在《春秋》与《左传》中。

江国本为小国,军事力量与经济实力都十分有限,与诸侯无争胜之心,这也使它能够安然生存。然而,随着楚国逐渐强大并不断向北扩张,打破了江人平静的生活。从楚武王、楚文王、楚庄敖到楚成王,楚国四代国君开疆拓土,由汉水向淮河流域推进,先后灭掉申、吕,邓,攻随,伐蔡,侵郑,势力凌压淮河上游诸国,并进入中原地带。此时,淮河上游的随、蔡、道、黄、江、息等小国纷纷依附于楚。为了拢罗江国,楚成王把自己的妹妹嫁到了江国,史称江芈。世传有“楚王钟”,铭文曰:“隹正月初吉丁亥,楚王媵卭仲妳南和钟。其眉寿无疆。”郭沫若云:“卭即江、黄之江,仲妳女字,南名。妳即楚姓芈之本字。……成王熊恽之妹有江芈者,或即此邛仲妳。”[10]165《左传·文公元年》杜注曰也说:“江芈,成王妹,嫁于江。”[5]422江芈为楚文王的女儿,楚文王于公元前677年去世,假设楚文王去世时其幼女10岁左右,那么按照当时妇女18岁左右出嫁来算,江芈嫁到江国的时间大概在公元前667年前后。此时楚人已经灭掉了江国的邻邦息国(大约在公元前683年前后),势力范围到达了江国的东境。

但尽管有这种姻亲关系,江人还是对楚人的强大和反复无常感到十分担心和恐惧。为了自保,江国便于自己的同盟国黄国一起寻求中原诸侯的保护。此时,齐桓公九战以服中原诸侯,成为可以号令中原诸侯的霸主。鲁僖公二年(前658年)江国首次参加了中原诸侯会盟:“秋九月,齐侯、宋公、江人、黄人盟于贯。”[11]46杨伯峻说“江、黄,楚之与国也,始来服齐,故为合诸侯也。”[12]283次年,再次参加阳谷会盟:“秋,齐侯、宋公、江人、黄人会于阳谷。”[11]47僖公四年(前656)秋天,与鲁国等一起参加了“伐陈”的战争。僖公五年(前655)楚人又灭掉了与江国有密切关系的弦国,弦子奔黄。“江、黄、道、柏方睦于齐,皆弦姻也。弦子恃之而不事楚,又不设备,故亡。”[11]278弦国在今天光山县境,与江国相距也不远。

在淮河上游小国与齐人结盟之时,江人充分认识到,面对楚人的入侵,齐国即使有心救助,也是鞭长莫及的,所以选择了比黄国更为聪明的方式,一方面加强与北方诸侯的关系,另一方面依靠婚姻关系联络楚国,表面上称臣于楚,按时纳贡。而黄子因为完全脱离楚人的控制,不向楚人进贡,并且声称“自郢及我九百里,焉能害我?”[11]290故而在僖公十二年(前648)被楚所灭。

由于江国与楚的特殊关系,在成王时代,尽管弦国、黄国、英国、六国相继灭亡,而比黄、息都要弱小的江国却得以保存。然而江国也付出了代价,几乎成了楚国的附庸,也是楚人与北方诸侯争胜的前沿阵地。

随着楚成王的去世,江国也面临着灭亡的命运。

楚成王欲废太子商臣,商臣杀成王而自立,商臣继位之后的第三年便迫不急待地让镇守息县的公子朱率兵攻打江国:“楚师围江,晋先仆伐楚以救江。冬,晋以江故告于周。王叔桓公、晋阳处父伐楚以救江,门于方城,遇息公子朱而还。”[11]356-357这次围江因为晋师与王师相救而楚人兵退。第二年(前623年),楚人最终把江国灭亡。听到江国灭亡的消息,秦穆公感到十分悲哀,据《左传·文公四年》记载:“楚人灭江,秦伯为之降服)、出次)、不举,过数。大夫谏,公曰:‘同盟灭,虽不能救,敢不矜乎!吾自惧也。”[11]357-358)一个小诸侯国的灭亡,使秦伯为之素服、避正寝不居、去盛馔而撤乐,以至超出哀悼的正常礼数。一方面因为江与秦同为嬴姓,乃同宗之国;另一方面,也是告诫自己不忘楚人的威胁。

楚穆王如此快速的灭亡江国,其原因有二:

其一,江国已失去其存在的价值。在楚武王与楚成王时期,初始经营淮河上游与中游地区,主要集中力量清除淮河以南的障碍,所以在淮河南岸的弦国、黄国、英国、六国以及跨淮河南北的息国等相继灭亡,为下一步北征与东进打通道路和建立稳固的大后方。而主体处于淮河之北的江国作为楚的附庸,即可为楚北进提供便利,也可以起到缓冲与北方诸侯国紧张关系的作用。到穆王时,淮南上游南岸已经平定,申、息两地成了稳定的后方基地,淮河北的陈、蔡也归附于楚。所以夹在申、息与陈、蔡之间的江国对楚来说已无存在的价值。

其二,江国快速灭亡与江芈有着相当大的关系。前文说到,江国在成王时期能自保与江芈有关,因为江芈乃成王之妹,也深得成王喜爱与信任。而她的侄儿穆王却对他这位姑姑殊无好感,甚至有积怨在心。这从《左传·文公元年》的一段记载可以得到证实:“初,楚子将以商臣为大子,访诸令尹子上。子上曰:‘君之齿未也。而又多爱,黜乃乱也。楚国之举,恒在少者。且是人也,蜂目而豺声,忍人也,不可立也。’弗听。既又欲立王子职而黜大子商臣。商臣闻之而未察,告其师潘崇曰:‘若之何而察之?’潘崇曰:‘享江羋而勿敬也。’从之。江羋怒曰:‘呼,役夫!宜君王之欲杀女而立职也。’告潘崇曰:‘信矣。’潘崇曰:‘能事诸乎?’曰:‘不能。’‘能行乎?’曰:‘不能。’‘能行大事乎?’曰:‘能。’冬十月,以宫甲围成王。王请食熊蹯而死。弗听。丁未,王缢。”[11]354鲁文公元年即公元前626年,江芈回楚国,武王把欲废太子商臣而立王子职的想法告诉了自己最相信的妹妹。武王与妹妹江芈特殊的关系是楚国上层都明白的,所以潘崇就让商臣以故意得罪江芈的方式来试探,江芈在盛怒之下果然说出了不该说的话,因而也导致武王被杀。穆王继位之后,一是不喜欢这位姑姑,从而有了亡江之心,同时也是害怕江芈会说服江国之君叛楚而亲齐、晋。于是才迫不争待地发动灭江之战,终于在4年之内达到目的。

与江国有关的青铜器传世者不多,最著名的除前面所提到的“楚王钟”之外,还有叔姬簠、卭君妇和壶、伯戔盘等。“叔姬簠”铭文有:“叔姬霝迮黄邦,曾侯作叔姬、卭妳媵器……其子子孙孙其永用之。”此为楚器, 郭沫若说此器为曾女适黄,楚女适江,曾侯作器媵女,“同时复媵适江之女。”[10]165“卭君妇和壶”铭文云:“卭君妇和作其壶,子孙永宝用。”[10171此为江器,乃江君之妃和者所作。“伯戔盘”铭文曰:“隹正月初吉日丁亥,卭仲之孙白戔自作沬盘……万年无疆,子子孙孙永宝用之。”郭云:“卭,当作江黄之江。”[10]165此盘为江国贵族之器。江国本为嬴姓侯国,虽接受周王朝之封号,但对内却一直以“君”自称,这与黄国、番国等相同。从今天发现的黄国、番国、樊国等青铜器上,经常能看到黄君、番君、樊君字样,这也能说明它们在文化方面的共通性。

 

参考文献

 

[1]司马迁.史记·秦本纪[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

[2]宋衷注.张澍稡集补.世本[M].北京:中华书局.1985

[3]范晔.后汉书[M].天津:天津古籍出版社.1999

[4]班固.汉书[M].北京:中华书局.1985

[5]杜预.春秋经传集解[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8

[6]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M].北京:中华书局.2005

[7]臧励和.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M].香港:商务印书馆香港分馆.1931

[8]郑樵著.王树民点校.通志[M].北京:中华书局.1995

[9]郦道元.水经注[M].长沙:岳麓书社.1995

[10]郭沫若.两周金文辞大系图录考释[M].北京:科学出版社.1957

[11]洪亮吉.春秋左传诂[M].北京:中华书局.1987


[12]杨伯峻.春秋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