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以来,经过几代学者的反复争论与深入探讨,在宋玉研究领域取得了三大标志性成果:确定了宋玉赋作的真实性,充分肯定了宋玉作品的文学价值和宋玉在文学史上的地位,不断完善了《宋玉集》。但在宋玉研究领域,还有诸多方面需要再认识、再讨论、再深入和再加强,其中包括对宋玉全部作品归属的确认,宋玉在文学史上的正确定位,宋玉生平经历的科学探讨,宋玉相关研究资料的收集与整理,宋玉作品的深入解读,宋玉研究者的合作与交流等。

关键词:宋玉;宋玉集;宋玉作品真伪;宋玉研究史;宋玉接受史

 

20世纪初以来,在百年的宋玉研究史上,对宋玉的评价经历了从否定到肯定的过程。在20世纪上半叶,以全面否定宋玉作品的真实性为开端,继而对宋玉的人品、人格进行了彻底的贬谪。在这种学术背景下,宋玉的文学成就与文学地位被降到历史的最低点。至20世纪50-70年代,宋玉研究相对沉寂,人们对《风赋》、《登徒子好色赋》等作品的关注,多与政治形势有关。到80年代以后,学者们摆脱疑古思潮所带来的影响,以理智的思维重新审视、研究传世的署名宋玉的作品,并借助地下出土文物,以确认宋玉作品真实性为基础,对宋玉的生平经历、人品与人格、思想、创作特色、文学贡献与地位等展开了全方位的深入探讨,使宋玉研究空前活跃,从而也将宋玉研究推向了前所未有的高潮。在百余年内,仅大陆学者发表有关宋玉研究专题论文440余篇(其中2001年至2008年这8年内发表论文154篇);出版学术专著15部。另外,海外有一批楚辞学者,也在宋玉研究方面取得了引人注目的成果,仅台湾学者出版相关著作7部。

20世纪以来,经过几代学者的反复争论与深入探讨,在宋玉研究领域取得了三大标志性成果:确定了宋玉赋作的真实性,充分肯定了宋玉作品的文学价值和宋玉在文学史上的地位,不断完善了《宋玉集》。但在宋玉研究领域,还有诸多方面需要再认识、再讨论、再深入和再加强,其中包括对宋玉全部作品归属的确认,宋玉在文学史上的正确定位,宋玉生平经历的科学探讨,宋玉相关研究资料的收集与整理,宋玉作品的深入解读,宋玉研究者的合作与交流等。

 

一、百年来宋玉研究的三大标志性成果

 

   1、宋玉绝大多数作品的真实性得以确认

 

   《汉书·艺文志·诗赋略》载:“宋玉赋十六篇。”在后天的相关文献中,所见署名宋玉的作品有17篇:东汉王逸注《楚辞章句》收录《九辩》、《招魂》2篇,南朝梁萧统编《文选》收录《风赋》、《高唐赋》、《神女赋》、《登徒子好色赋》、《对楚王问》等5篇,唐人所编《古文苑》收《笛赋》、《大言赋》、《小言赋》、《讽赋》、《钓赋》、《舞赋》等6篇,南宋陈仁子《文选补遗》录《微咏赋》1篇,明人所辑《宋玉集》增收《高唐对》、《郢中对》2篇,梅鼎祚《文纪》又见有《报友人书》1篇。

司马迁在《史记·屈原贾生列传》中说:“屈原既死之后,楚有宋玉、唐勒、景差之徒者,皆好辞而以赋见称。”刘勰《文心雕龙》肯定宋玉的《风赋》、《钓赋》、《对楚王问》等作品的真实性及其文学地位。《隋书》、《唐书》、《新唐书》载录《宋玉集》。可见,从汉至南宋时期,宋玉作品确实流传于世。

清人崔述在其《笔乘》卷三中对《文选》等所载宋玉赋首先持全面怀疑态度,至现代,怀疑者从文学发展规律、音韵、风格、用语、人称、结构等各个方面为焦氏的立论寻找证据,最终判定了宋玉的全部赋作都是伪作。其中代表性人物是刘大白[1]和陆侃如[2]等人,刘大白先生找出10条否定宋玉赋真实性的理由,归纳起来可概括为以下6个方面:

其一,宋玉赋中多称“楚襄王”、“楚王”,并且有“昔日”字样,可见这绝不是楚人宋玉所作,而是后人的伪托;其二,从文学发展史的角度来看,宋玉时代根本就产生不了这种赋体。今天所见的题名为宋玉的赋作只能是汉或者汉以后人所作;其三,因为宋玉赋中多出现“宋玉”字样,显系第三者口吻;其四,《讽赋》跟《登徒子好色赋》二篇,格调词句,颇多相同之处,如果这两篇同出宋玉一个人的手笔,不会如此雷同,所以《讽赋》是对《登徒子好色赋》等作品的模仿,《大言赋》、《小言赋》是对晋代傅咸《小语赋》的模仿;其五,从用韵上来看,宋玉作品中“醒”、“泠”、“人”等14条韵例都不合先秦古韵,是后人伪托的明证;其六,从篇数来看,“《汉书·艺文志》列宋玉赋十六篇,是汉时所存的宋玉赋,只有此数。现在《楚辞》中有《九辩》九篇,《招魂》一篇,都是宋玉底作品;如果《风赋》等十篇,真是宋玉所作,那么,宋玉赋便有二十篇;不应该只有十六篇了。”[1]657-666

1986年袁梅的《宋玉辞赋今读》在总结前人否定宋玉作品诸理由的基础上,罗列出13条,认定除《九辩》之外,其他传世的署名宋玉的作品全部为伪作。[3]可谓集否定宋玉作品之大成。

在一片否定声中,也有持不同观点者,以维护宋玉的著作权,如胡念贻19554月在《文学遗产增刊》第一辑发表《宋玉作品的真伪问题》,考定《楚辞章句》中所收的《九辩》、《招魂》和《文选》中所收的《高唐赋》、《神女赋》、《风赋》、《登徒子好色赋》等6篇作品全都是宋玉所作。但这种观点不足以撼动否定论者。

考古的发现,为宋玉研究带来巨大的转机。19724月,在山东临沂银雀山西汉早期墓中出土了一批竹简,其中有26枚残简保存有一篇232个文字的赋作。据研究,这一墓的年代上限为汉武帝建元元年(前140),下限为元狩元年(前118),墓主人当生活在西汉前期,早于司马相如,更要早于司马迁,距宋玉与唐勒的时代十分相近。对于这篇赋,最早开始整理与研究它的罗福颐先生认为是《唐勒赋》[4],而李学勤[5]、谭家健[6]32-39、朱碧莲[7]和汤漳平[8]等人经过考证,认定此残简当为“宋玉赋”,且以《御赋》为名最为合适。

出土的这篇时代与宋玉相近的赋作,主要是唐勒与宋玉在襄王面前谈论“御术”,以对话展开,且称赞“尧、舜、禹、汤之御”,在体式、结构、语言风格、内容等各方面都与传世的宋玉赋极为相似。无论这篇赋的作者是唐勒还是宋玉,抑或是同时代的其他人的作品,都足以使以前否定宋玉赋的真实性的很多理由不再成立。

随后,汤漳平相继发表了《〈古文苑〉中宋玉作品真伪辨》[9]和《宋玉作品真伪辨》[10]两篇文章,认为:除《招魂》为屈原所作,《舞赋》为傅毅所作,《笛赋》存疑外,其余均是宋玉所作。谭家健的《〈唐勒〉赋残篇考释及其他》[7]32-39一文,认定《文选》和《古文苑》所载宋玉诸赋,除《舞赋》外,其余均是宋玉所作。金荣权在《宋玉辞赋笺评》[11]考定宋玉的作品有9篇,在2005年出版的《屈宋论考》中修订了以前的观点,认定:“今天传世的基本可以确定的宋玉作品有:《九辩》、《招魂》、《风赋》、《高唐赋》、《神女赋》、《登徒子好色赋》、《对楚王问》、《讽赋》、《大言赋》、《小言赋》、《钓赋》、《御赋》(《唐勒赋残简》)等12篇。《笛赋》、《微咏赋》非宋玉作品,《高唐对》不能独立成篇,《舞赋》存疑。”[12]吴广平《宋玉著述真伪续辨》断定:“传世的19篇宋玉作品中,《报友人书》、《对友人问》、《对或人问》三篇为伪作,《高唐对》、《郢中对》两篇为《高唐赋》和《对楚王问》的异文,《舞赋》疑为东汉傅毅《舞赋》的摘录;而《楚辞章句》所收的《九辩》、《招魂》两篇,《文选》所收的《风赋》、《高唐赋》、《神女赋》、《登徒子好色赋》、《对楚王问》五篇,《古文苑》所收的《笛赋》、《大言赋》、《小言赋》、《讽赋》、《钓赋》五篇,《文选补遗》所收的《微咏赋》,加上银雀山出土的《御赋》,共14篇作品,则都确是宋玉所作。”[13]刘刚《宋玉辞赋考论》认为《楚辞章句》中《九辨》、《招魂》2篇,《文选》中的《风赋》、《高唐赋》、《神女赋》、《登徒子好色赋》、《对楚王问》5篇,《古文苑》中《笛赋》、《大言赋》、《小言赋》、《讽赋》、《钓赋》、《舞赋》6篇,《文选补遗》所收《微咏赋》等,都应该是宋玉的作品[14]

经过百年来的争论与探讨,关于宋玉作品真实性的问题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九辨》、《风赋》、《高唐赋》、《神女赋》、《登徒子好色赋》、《对楚王问》、《大言赋》、《小言赋》、《讽赋》、《钓赋》等10篇当为宋玉所作,这基本上被学术界大多数学者所认可。

 

2、《宋玉集》的整理工作取得重大成就

 

屈原的作品,由西汉人刘向辑录于《楚辞》之中,从东汉王逸以来,对它的注解从未间断过,版本众多。相比而言,宋玉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宋玉集》至宋失传。我们今天已不能确定古本《宋玉集》到底收录了宋玉的哪些作品。

南京图书馆馆藏有《宋玉集》,旧题明精抄本。此本可能是明人辑录于传世的《楚辞》、《文选》、《古文苑》等书而成,不能断定它即是南北朝至隋唐时期的古本《宋玉集》。

20世纪80年代以后,研究者们大力开展宋玉作品的整理,从作品的收集、校注,到评介、鉴赏,做了大量而细致的工作。

全面整理宋玉作品的第一部著作是袁梅所著的《宋玉辞赋今读》,此书于1986年完成,由齐鲁书社出版,共10万余字。书中收录了署名宋玉的《九辩》、《风赋》、《高唐赋》、《神女赋》、《登徒好色赋》、《对楚王问》、《笛赋》、《大言赋》、《小言赋》、《讽赋》、《钓赋》、《舞赋》、《高唐对》等13篇辞赋作品。由于作者对宋玉的赋作总体上是持否定观点的,所以认为现存的宋玉辞赋仅有《九辩》为宋玉所作,其它全为伪作。因此,全书以《九辩》为重点,对其作了十分详细的注译、评论,并附带注译了影响较大的《风赋》、《高唐赋》、《神女赋》、《登徒好色赋》等4篇,于附录中收录了《对楚王问》、《笛赋》、《大言赋》、《小言赋》、《讽赋》、《钓赋》、《舞赋》、《高唐对》等8篇原文,不加注解,仅作校勘。此书虽然对宋玉作品基本是否定的,但毕竟是20世纪第一部较为全面收集宋玉作品的著作,对后来学者整理《宋玉集》具有开创之功。

次年,朱碧莲所著《宋玉辞赋译解》在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10万字。此书收录了署名宋玉的作品12篇(比袁梅先生少收一篇《高唐对》),对12篇作品作了全部的注释、翻译与赏析。作者认为真正是宋玉的作品有《九辩》、《风赋》、《高唐赋》、《神女赋》、《登徒子好色赋》、《对楚王同》、《钓赋》等7篇,而认为《笛赋》、《大言赋》、《小言赋》、《讽赋》、《舞赋》5篇为伪作。随着研究的深入,朱碧莲先生后来完善和更正的自己的学术观点,在1993年出版的《楚辞论稿》[15]中认为《楚辞章句》、《文选》和《古文苑》所收署名宋玉的作品,除《招魂》、《舞赋》外,其余11篇均为宋玉所作。加上银雀山出土的《御赋》,朱碧莲认为现存的宋玉辞赋实有12篇。 

金荣权著的《宋玉辞赋笺评》,中州古籍出版社l 991年出版,20万字。分为上、下两编,上编为“宋玉辞赋笺评”,下编为“宋玉辞赋研究”。收录了《九辩》、《招魂》、《风赋》、《高唐赋》《神女赋》、《登徒子好色赋》、《对楚王问》、《讽赋》、《钓赋》、《笛赋》、《大言赋》、《小言赋》、《舞赋》、《高唐对》等14篇(比袁、朱二书增收《招魂》)。此书认为在传世的宋玉作品中有《九辩》、《招魂》、《风赋》、《高唐赋》《神女赋》、《登徒子好色赋》、《对楚王问》、《讽赋》、《钓赋》9篇确为宋玉所作,并对这9篇作品予以题解、注释、翻译、赏析;而将《笛赋》、《大言赋》、《小言赋》、《舞赋》、《高唐对》等5篇定为伪作,仅做题解、注释、翻译。

2001年,吴广平著成《宋玉集》,该书由岳麓书社出版,42万字。此书收录了历史上署名宋玉的作品17篇,包括作者认定的属于宋玉的作品《九辩》、《招魂》、《风赋》、《高唐赋》、《神女赋》、《登徒子好色赋》、《对楚王问》、《笛赋》、《大言赋》、《小言赋》、《讽赋》、《钓赋》、《御赋》等l3篇,作为附录又收了尚有争议的《舞赋》、《微咏赋》、《高唐对》、《郢中对》等4篇。对所收的全部作品作了详尽的解题、注释、翻译。此书是目前为止我们能见到的收录宋玉作品最多的一部著作,其题解与注释最大的长处是:充分融入了现当代楚辞界的研究成果和个人的研究所得,在学术的信息量、考证的精细度、注解的详尽度等方面,都超过以前的著作。

   这些成果的产生,不仅推动了当代对宋玉其人和其作品研究的深入,同时为今后宋玉研究进一步开展奠定了扎实的文献基础。

   

3、宋玉作品的文学价值和宋玉的文学地位得到充分肯定

 

在对宋玉文学成就的研究中,学者首先关注的是宋玉辞作的独创性和其赋作的文学价值。1923年,陆侃如发表《宋玉评传》,认为宋玉和屈原均为“中国文学之祖”[2]。姚曼波《九辩艺术的独特性初探》认为《九辩》是“自《诗经》以来抒情诗的一大独创”,“开了我国写景文学的先河”[16]。李志慧《九辩在艺术上的独创性》从三个方面探讨《九辩》的艺术独创性,认为“因秋兴感的抒情方式”、“回旋错综的章法结构”、“自由变化的语言形式”是其主要艺术成就[17]。伏俊连《美的企慕与欲的渲泄》则认为“宋玉的美人赋则是意象兼备,形神俱存,它翻开了中国文学史上描写女性的新的一面,从严格意义上说,宋玉的《神女赋》是我国文学史上第一篇美人赋。”[18]

其次,将宋玉与屈原放到一个平面上比较研究,重点突出宋玉对屈原创作的继承与发展。吴广平的《论从屈原到宋玉的四大转型》认为:“屈原是楚辞的代表作家,而宋玉则是楚赋的代表作家;屈原所创作的楚辞重抒情,而宋玉所创作的楚赋重体物;屈原喜犯颜直谏,宋玉好微辞讽谏;屈原崇高伟大,宋玉自然亲切。从屈原到宋玉,实现了由楚辞向楚赋的转移、由缘情向体物的嬗变、由直谏向曲谏的发展、由崇高向世俗的回落。这些都标志着中国文学的重大转型,对后代作家及其文学创作产生了深远的影响。”[19]程本兴发表《宋玉对中国文学的贡献》一文,认为“宋玉师承屈原,继承了屈原的遗志,并结合自己所处的实际,勇于继往开来、发扬光大、不拘一格、推陈出新,完成了由楚辞到楚赋的转变,有效地拓展了文学的主题和表现形式,在赋体文学、感伤文学、艳情文学、梦幻文学、女性文学等方面,作出了开山和奠基性的不朽贡献。”[20]

其三,充分肯定宋玉对中国传统文体和文学主题的开创之功。徐少舟的《宋玉:独绝千古的悲秋之祖》一文,肯定宋玉首次揭示出中国士人的悲秋情结,开创了文学的悲秋母题,其作为悲秋的文化符号而独绝千古[21]。吴广平的《宋玉的文学成就与历史地位》说:“宋玉是赋体文学的开山祖师和代表作家,享有‘赋祖’与‘赋圣’之誉。他开创了中国文学的‘伤春’与‘悲秋’主题,奠定了中国文学的感伤主义传统。他在《高唐赋》中用‘云雨’来表达性爱,‘云雨’后来成为中国文学的经典意象。他的《大言赋》《小言赋》是中国最早的游戏文学作品。……是中国第一位全方位地描写女性美的作家。他不仅描写了凡夫俗子、少男靓女的性挑逗与性放纵,而且还展示了帝王乃至神灵的性饥饿与性冲动,成为开启中国艳情文学的祖师。他的《高唐赋》对巫山的自然景观作了全面细致的描绘,是中国最早的山水文学。宋玉是中国文学独立和自觉的标志性作家,是中国文学史上第一位职业作家和纯文学作家。他与屈原并称‘屈宋’,同为中国文学之祖。”[22]刘刚的《关于宋玉的文学史地位与宋玉研究的现实意义》一文从宋玉的辞体贡献、赋体的开创之功、表现手法等全面评价宋玉的文学成就,认为:“宋玉在中国古代文学史中,特别是在辞赋史中有着极为重要的历史地位:1、他是赋体文学的开创者,铺排、夸饰、对问、婉讽、以类为喻、以小见大、卒章见义等赋体文学的基本特点均肇始于宋玉。2、他文学创作中悲秋主题、美女主题、山水主题、游戏主题、歌舞主题的奠基者。3、他是中国文学史上第一个有历史记载的纯粹的文人,一些文学史家说他是文学侍臣,或曰弄臣,虽为微词,但证明他是专业的文学创作者。4、他是继屈原之后的又一个楚辞大家,在文学批评史中一向是屈宋并称,他的楚辞作品《九辩》、《招魂》直追屈原《离骚》、《天问》而后世鲜有能及之者。”[23]43-46王立、贺陶乐的《哀婉之情,实为独绝——从文学主题史的延展新创过程看宋玉的地位》说:“宋玉开创下的文人悲秋,其自然物候与特定心态的顺接联想得以注重。在惜时、游仙、怀古等惯常主题中,宋玉也占具一席之地。宋玉从相思与游仙结合角度,为这两大主题及其融合汇集了审美能量。宋玉不再像屈原那样专注于‘出’,而强调了主体虽有‘出仕’的个人资质条件,却可以自我珍爱,这也是文人群体自尊意识觉醒的标志。而宋玉在出处仕隐主题史上的历史贡献,由此奠定。”[24]42-47

   由此,学术界认为,宋玉不仅继承的屈原的楚辞创作手法,更是将其发扬光大,最终使宋玉成为与屈原并称的楚辞创作者。更难能可贵的是,宋玉大量创作赋体文学,成为中国后代赋体文学的开创者;其渲染的悲秋情节,成为后代传统文学的一大母题;他是第一位大胆描写女性的中国作家,对中国女性文学的发展做出的贡献;其《高唐赋》成为后来山水文学产生的重大影响;其《对楚王问》与《钓赋》等,首开后代问对文学之先声。

 

二、未来宋玉研究需要进一步深入的几个问题

 

1、宋玉生平经历的研究有待科学地深入

 

1)宋玉故里之争

今天湖北省有三个地方都宣称是宋玉的故里:

《钟祥县志》说宋玉是楚国郊郢人,宋玉的故里就在今湖北省钟祥县郢中镇,由学林出版社出版的《荆州揽要》说得比较详细,传说这里有宋玉歌阳春、白雪的“阳春台”和“白雪楼”,还有宋玉赋中提到的兰台之宫,即楚襄王行宫遗址,兰台东是宋玉的出生地,现存有宋玉井。新修《钟祥县志》有“附录”一篇,名为《宋玉生平考》,实则专论宋玉故里

《宜城志》25《文化》说宋玉是楚国鄢郢人,宋玉的故里在今湖北省宜城市腊树村。此说最早见于晋人习凿齿的《襄阳耆旧记》卷一,习氏曰:“宋玉者,楚之鄢人也。故宜城有宋玉冢。”南北朝时郦道元说:“城,故鄢郢之旧都。秦以县,汉惠帝三年,改曰宜城。……城南有宋玉宅。玉,邑人,隽才辩给,善属文而识音也。”[25]。清代蒋廷锡等所编《古今图书集成》卷1154《方舆·襄阳府·古迹》也说:“宋玉宅,在县南三十里宋玉墓之南。”从以上记载来看,宜城不仅有宋玉旧宅,而且还有宋玉墓。

《江陵县志》说宋玉是楚国郢都人,宋玉的故里在今湖北省江陵县纪南城。

   除此之处,相传归州有宋玉宅。

术界从古代文献记载来考察,大多倾向于宋玉为宜城人说。吴广平的《宋玉宅考辨》通过对文献的考察,得出结论说:“最负盛名的是荆州宋玉宅,据传是宋玉服官郢都时所居。归州宋玉宅,也很出名,据传是宋玉从屈原游学时所居。钟祥宋玉宅,可能是宋玉游览钟祥的居留之所。而宜城宋玉宅,则是宋玉故里的住宅。”[26]然而,钟祥、江陵至今仍争执不下,所以在进一步探讨的基础上,对宋玉的故里达成一致意见。

2)宋玉生卒年代的考定

根据历史文献记载,陆侃如在《宋玉评传》中推定宋玉生于顷襄王九年(前290年),卒于负刍五年(前222年),享年69[2]。向一尊在其《宋玉》一文中说:“根据他的作品《九辩》等推测也仅可以得知他约生于周赧王二十五年(楚倾襄王九年——公元前290)约死于秦灭楚的那一年即公元前223,活了将近七十岁。”[27]金荣权在《宋玉辞赋笺评》和《屈宋论考》推定:宋玉“生于约公元前300年前后,正值楚怀王末年、襄王初立。……大致卒于考烈王晚年[12]24。刘刚认为宋玉生于公元前296年,公元前272年初入仕,约在公元前222年卒于今湖南临澧[28]48-54吴广平认为宋玉一生经历了楚顷襄王、楚考列王、楚幽王、楚王负刍四朝;他大约生于楚顷襄王元年(公元前298年),卒于楚亡之时(公元前222年),享年七十六岁[29]